• 《琅琊榜》获评最受台湾观众欢迎大陆电视剧
  • 蒙牛连续三年获“中国优秀企业公民”
  • “偷拍空姐门”,网络直播岂能无底线
  • 城口县双河乡开展养殖技术培训 助力养殖户产业增收
  • 成熟的标志就是,与秋裤和谐共处
  • 百度新闻搜索
  • 12月14日晚间影响股市重磅消息汇总!(附股)
  • 定格反法西斯战争的起点——“九一八”事变留给世界的集体记忆
  • 2017年度十大领域最佳创新
  •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政务服务平台
  • 国家宝藏热播 陕西历史博物馆重磅献宝
  • 【2017】金色阳光下的颐和园
  • 破解城市“达标扰民”信访难题
  • 第七届全球新能源500强峰会
  • 英国一珠宝店遭抢劫 店员拉响警报被斧头猛击
  • 线上小说 > 甜婚 > 57.第 57 章

    57.第 57 章

            此为防盗章,防盗比例3o%,  防盗时间6小时  现在不是旧社会,  婚前怀孕已经算不得什么大新闻,  只不过叶嘉锡身份特殊一些,  所以才博得了大家的高度关注,如果换作平常人家,  可能也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场内人群中对这条消息表现过度震惊的有三个人:冷迢、文兰静、林导演。

            三人神色各异,  对这条消息的表情与大家有所不同。冷迢是继看到新娘面庞之后的新一波震惊,  他的神色已经无法维持正常,他脸部肌肉颤抖,  极尽克制才能勉强坐在位子上,  但筷子已经无法拿起。

            经纪人用胳膊轻轻碰了他下,他神色仓惶的回头,脸上表情把经纪人吓了一跳,他吃惊的问:“冷迢,  你怎么了,  是不是生病了?脸色看起来极差?!?

            冷迢应付的“哦”了声。

            经纪人:“坚持不了咱赶紧撤,晚上还有通告,耽误不得?!?

            经纪人见风就是雨,不由分说拉起冷迢的胳膊欲走。现在的冷迢可以说是公司的一棵摇钱树,  时间就是金钱,  生病倒下这样的事情绝不能生,  否则顶头上司会用刀子一般的眼神将经纪人浑身凌迟一番。

            冷迢不愿走,  他慢慢甩脱了经纪人的手,  态度执拗:“我能坚持?!?

            而那边文兰静的脸色则由之前的羡慕、嫉妒、恨,转瞬变成了惊喜。

            她怎么算都觉得这个孩子不可能是叶总的,若她所估不错,这个孩子应该是林导的才对。

            她内心有一种难言的兴奋和愉悦,她偷眼去看林导。

            林导表情果然有异,他看看一对新人,又把视线调转过来,对上文兰静的,然后咧开嘴巴,意味不明的笑了下。

            文兰静内心一跳,直觉自己猜对了。

            一种隐秘的兴奋感在文兰静内心散开来。眼前关晓雯的高调与幸福,在她眼里只不过是海市蜃楼,倾倒只是时间问题。关晓雯现在有多张扬和高调,他日就会有多狼狈与不堪。

            而林导表情则耐人寻味,他给文兰静女二的机会,无非是冲着叶嘉锡给的。叶嘉锡此人平常冷淡,一般人靠不上身,女人方面尤其是,几乎没有任何花边新闻。能让他亲眼见证叶嘉锡的女人,他也算幸运了。日后在叶嘉锡面前也可以卖个面子。现在听闻新娘怀孕了,林导眼睛里的叶嘉锡就不那么高高在上了。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就足以证明叶嘉锡并不是表象的那么正人君子,只不过他把这种对于女人的喜欢竭力掩藏起来罢了。

            林导觉得自己仿佛现了叶嘉锡掩藏的一大爱好,内心甚是兴奋和激动。

            叶嘉锡把人抱到场内,轻轻放下,关晓雯脸色红润润的,象是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渡了一层淡淡的粉,整个人显得明艳动人。

            叶嘉锡淡淡的看了她两眼,道:“你坚持一下,只敬主要的几桌,其他的,我来应付即可?!?

            关晓雯微微的点了下头,声音很轻的答道:“我没事,都可以的?!?

            叶嘉锡轻揽着她去了几张主桌敬酒。

            每到一桌,大家都会恭贺叶嘉锡喜上加喜,既抱得美人归,又喜得贵子,真是大喜之日双喜临门。

            这样的祝词差不多每桌都要重复一遍,听在关晓雯耳朵里特别的刺耳,她有如芒刺在身,每一秒钟感觉都是煎熬。因为每一声祝贺在她听来都是对叶嘉锡的讽刺。

            反观叶嘉锡,始终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他每次都是感谢大家的祝贺,然后将酒一饮而尽。他身侧的关晓雯则端着一杯水,象征性的喝几口。

            季鑫起哄得厉害,他跟几个哥们凑在一起调侃:“瞅见没,咱们的叶总,碰上这么大喜的事情,也能不形诸于色,这真是大将风范,让人佩服啊?!?

            叶嘉锡也不怒,还朝几人淡淡笑了下:“到你们结婚的时候就知道了。我先干为敬,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前来?!?

            叶嘉锡喝酒的动作洒脱利落,仰脖,酒杯送至唇边,只见喉结滚动,再低头时,酒杯已空。

            新郎如此捧场,在座的人们也都纷纷畅饮起来。

            敬完主桌,叶嘉锡又在大厅里,举杯统一敬了余下的那些桌子的宾客。

            一轮敬完,接下来的就是私下串桌敬酒了?;褂幸恍┖献骰锇橐约耙都挝男?,吵吵嚷嚷的挤过来非要跟叶嘉锡继续喝。

            大喜的日子,叶嘉锡难得的好脾气。他安排人将关晓雯送至酒店的房间休息,他则继续在婚宴厅里喝酒。

            关晓雯在酒店房间里换了衣服,一个人坐在沙上看电视。

            叶嘉锡的母亲特意来陪了她一会儿,叶父要回家,她便跟着走了。

            下午四点多钟,喝得醉醺醺的叶嘉锡被季鑫扶进屋。

            他把人往床上一掀,朝关晓雯拱拱手:“嫂子,别看他喝得多,睡一两个小时就能醒酒。我先走了?!?

            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关晓雯的心里忽然抖了抖。乍然跟一个醉鬼共处一屋,她心里没来由的紧张。

            她走到床边,替叶嘉锡脱了鞋子。

            叶嘉锡有些难受的翻了个身,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呼吸里全是浓重的酒味,身上的衬衣和西服都是系得一板一眼的。关晓雯看着有些别扭,手伸到他领口位置,想替他解衣扣,可手在那里顿了一会儿,她又慢慢缩回了,改为拉起旁边的被子,轻轻替他盖上。

            然后她退出卧室,一个人坐在沙里,安静的看手机。

            手机里跳出一条短信,信人是父亲,关晓雯轻轻点开。关成锦只了几个字:孩子是怎么回事?

            关晓雯手指在编辑框里犹豫了好一会儿,她抬眸看了里屋一眼,最后还是把手机丢到一边,什么也没给父亲回。

            她现在不知道叶嘉锡究竟是怎么打算的,所以不知道该跟父亲解释到什么程度。

            一切只能等叶嘉锡醒酒以后了。

            叶嘉锡这一觉睡得很沉,晚上八点多钟,他才睡醒。

            他一边捶头,一边从里屋走了出来,抬头,看到关晓雯侧倚在沙靠背上,双目闭着,好象是坐着睡着了。

            他看着关晓雯,轻轻咳嗽了两声。

            关晓雯双手一动,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叶嘉锡,她眼神迷茫了几秒钟,然后站了起来,有些局促的问:“叶先生,你醒了?”

            叶嘉锡用手捏了捏脖子,淡淡的“嗯”了声,“我们回家吧?!?

            酒店只是临时休息的地方,叶嘉锡并不打算在这里过夜。

            他给司机打了电话,然后把两人换下的衣服抓在手里,正欲开门出去,眼神扫到关晓雯的脚下,她纤白的双脚还窝在高跟鞋里,他眉头蹙了下:“把鞋子换了吧?!?

            关晓雯看眼自己的脚踝,记起自己来时穿的运动鞋,便坐回床边将鞋给换了。

            然后把高跟鞋装进袋子,用手提着,跟着叶嘉锡下楼。

            司机开车把两人送回住处。

            下车后,关晓雯亦步亦趋的跟在叶嘉锡的身后,视线余光打量这个陌生的地方。

            叶嘉锡开门,把钥匙甩在鞋柜上,换了拖鞋进屋。关晓雯随后进来,带上门之后,她站在门口呆,因为脚下并无其他拖鞋,她不知道是穿鞋进屋,还是脱了鞋子,光脚进来。

            叶嘉锡进屋后,去冰箱里拿了瓶水,拧开盖子喝了两口,这才现自己的新娘还站在门口。

            他眉峰拧了?。骸霸趺床唤??”

            关晓雯看他一眼,心一横,脱了鞋子,赤脚便踩在了地板上。

            地板颜色有些暗,衬得关晓雯□□在外的小腿和脚特别的白皙细腻,叶嘉锡视线在她腿上停驻几秒,喊了声“等等”。

            关晓雯只走了两步,闻言停在了那里。

            她缩了缩自己的脚趾,表情有些尴尬。

            偌大的房间里,全是陌生的气息。

            她感觉非常非常的不自在。

            叶嘉锡打开鞋柜,从里面拿出一双崭新的女拖,送到她的脚下:“穿上吧?!?

            关晓雯脚丫伸进拖鞋,慢腾腾的走进了屋子。

            走到沙跟前,她再次停下。

            强烈的陌生感让她不知所措。

            在这里,她象一只待宰的羔羊,没有任何的归属感。

            叶嘉锡喝完水,用手按压着太阳穴去了洗手间,洗手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不多会儿,他走了出来。

            看到关晓雯象罚站一样站在沙跟前,他皱了皱眉。

      http://www.kfyys.com/shu/203196/451581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线上小说 www.kfyys.com。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kfyys.com
    线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