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小说 > [综]反派逆袭成攻 > 131.反派五号之无限重生 十七

131.反派五号之无限重生 十七

        本作品晋江独家表,请勿转载谢谢!  值得一提的是,  老娘的自称是跟厨房的王大娘学来的,  每次王大娘骂人,  打头的就是这句口头禅,  然后大杀四方,将敌军打击的溃不成军,  恨不得钻锅底去,  抹上一身锅底灰,  叫她看不着骂不到。

        林仙儿想转身离开,又心有不甘,  就让她看看勾了李大哥魂的小妖精究竟是谁!

        是不是真的比她好看,  亦或身材比她更加妙曼妖娆?

        她悄悄凑到窗边,透过一道细缝向里看去,待看清屋内景象,顿时如遭雷击。

        ——小妖精那叫一个五大三粗,  高大威猛??!更猛的是他的动作,  迅猛激烈如同狂风暴雨,气势浩大恢宏犹如海啸山崩,顶弄得身前的青年连连喘息低吟,听在耳中挠在心里,  沸腾的血液都快蒸干了。

        林仙儿娇美的面容红成了天边的红霞,  贝齿轻咬着朱唇,  不由得屏住呼吸,  专心致志地继续观看屋中激烈的战况。从她偷窥的角度,  只看到一个光裸的背影,所以还不能确定这是否就是李寻欢,而压着他狠狠要的高大男人的脸恰好被屏风挡住,这就给了她一丝希望,希望第一次喜欢的人不在里面。

        林仙儿忍受着冷风,看得浑然忘我,就等着两人变换姿势,露出真容。

        约莫半盏茶的时间,偷听墙角的林仙儿几乎被冻成了傻逼,谢天谢地里面的人终于变换花样,林仙儿不知道那是哪种姿势,但是她想国骂——这两人就不能面朝门来个什么什么姿势吗?!

        大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林仙儿只觉得度秒如年,魂儿都快冻没了。那俩人终于换了个能够让人看清脸的姿势。一双美目在两人脸上停驻了一会儿,林仙儿总算看清楚xxoo男人的真面目,他们正是李寻欢和龙啸云。

        林仙儿:“……”

        她想静静。

        一阵冷风吹来,林仙儿颤颤巍巍扶着墙走,脑子乱作一团,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小妖精究竟是龙大哥,还是李大哥。从体位上看,她心心念念的李大哥是小妖精才对。她又在想,李寻欢为什么骗她说喜欢大家闺秀?龙大哥又有哪里像大家闺秀?

        冥思苦想半天,大概明白了这是个善意的谎言,目的是让她知难而退。至于为什么不告诉她真相……男人和男人的世界,女人不懂,告诉她也没用??銮?,她还年幼,以两位大哥的人品,估计不想告诉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以免教歪带坏她。

        冷风萧瑟,小麻雀成双成对,在枝头上叽叽喳喳,林仙儿顿觉遭受一万点伤害,而后清醒地认识到一个令人三观尽碎的真理——性别不同,休想谈恋爱!

        与此同时,得到了血泪教训,默默誓:“下次找对象一定要擦亮眼睛,加大雷达的探测范围,不能再被断袖迷惑犯蠢。附加一个找对象的条件——基佬滚蛋!”

        撅着屁股的小白兔蹦蹦跳跳,从她脚下蹦过,跑去跟另一只小白兔相亲相爱,林仙儿怔怔地看着两只公兔子缠缠绵绵到兔窝,心里乱糟糟的,有种仰天长啸来泄心头郁闷的欲望——是断袖早说??!浪费老娘的感情!

        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寒风呼啸,温度愈的低。

        屋中炭盆上的火烧得正旺,暧昧的气息弥漫一室,床板摇晃了许久。

        随着一声高昂的呻.吟和低吼,一切归于平静。

        片刻,房间响起了水声,男人动作细致温柔地替青年清洗身体,后者闭起眼睛,似乎还沉浸在余韵中,又似乎在逃避尴尬。

        男人深邃的黑眸泛起一抹迟疑,擦拭青年背脊的手顿了下,“系统,你说他对我是不是也有意思?”

        系统真想翻白眼:“我又不是恋爱系统,你问我,我怎么知道?!逼涫邓览钛盎抖运拗饔泻酶?,但他不明白人类的感情,分析不出来这好感是友情还是爱情,所以不敢随便给宿主希望。

        龙啸云严厉批评:“你长脑子干什么的?不就是用来分析问题的,何况你还是个aI?!?

        这话一针见血,让人无言以对。

        系统惭愧不已,立刻亡羊补牢,认真分析:“我觉得吧,他对你真有那么一点意思。你看,除了你们第一次,他昏迷后,是你给他清洗身体的,另外几次都是他自己做的。如果他对你没意思,怎么可能愿意让你给他洗澡擦背?!?

        龙啸云想了想,沉声道:“也许是我太凶猛,他累得走不动,也就没法自己清洗身体?!笨醋疟丈涎劬?,似乎累得快睡着的青年,龙啸云觉得自己分析的真好。

        系统:“……你能少往脸上贴金吗?我看他纯属节操掉多了,准备破罐子破摔,想他被你这样那样无数次,再被服侍洗个澡怎么呢?!?

        龙啸云:“……唉?!?

        给李寻欢清洗好身体,龙啸云跟着洗了个战斗澡,便上床睡觉。

        看着身旁闭目而眠的青年,突然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男人气息悠长,显然已经睡下,李寻欢缓缓睁开眼睛,碧水般的眸子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

        再次看到李寻欢,林仙儿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变,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谁让她无意中现他不为人知的秘密呢。据江湖百晓生透露,李寻欢的表妹兼未婚妻林诗音不久之前离家出走了,林仙儿有充足理由怀疑林诗音跟她有着共同的经历,无意中看到未婚夫的破事,愤然之下才离家出走的。

        她拍了拍水嫩嫩的脸蛋,一边感叹自己的小脸真水灵,一边吐槽李寻欢没福气,放着她这种美人不喜欢,偏偏喜欢硬邦邦的男人。

        看着迈着优雅的步子,款款离去的纤细美人,李寻欢疑惑道:“她怎么呢?”怎么一夜之间对他横竖不顺眼。

        龙啸云道:“昨天我们……她看到了?!?

        饶是李寻欢脸皮厚,也该臊红了,无奈地叹了口气。

        龙啸云道:“别担心,她不会说出去的?!?

        李寻欢道:“我不是担心这个?!?

        龙啸云道:“那你担心的是……”

        李寻欢道:“希望她不会受到打击?!?

        “你太小瞧她了?!绷ピ菩Φ溃骸澳阋?,有时候小瞧女人,会吃上大亏?!?

        李寻欢张嘴想说什么,蓦地想到林诗音,不由得闭上嘴巴,将话吞回肚子里。

        不过两日,李寻欢见识到了林仙儿的魅力有多大。出个门,遇到恶霸,被人英雄救美,英雄是金钱帮帮主上官金虹之子——上官飞。

        上官飞三天两头往兴云庄跑,一看就是情窦初开,想要赢取美人芳心。

        无奈襄王有意,神女无心。

        尤其是,林神女还给出这样犀利刻薄的评价:“一个眼高手低,心胸狭窄,自命不凡,若是没有爹当靠山,简直一无是处?;瓜敫掖Χ韵?,做梦!”

        李寻欢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林仙儿的眼光如此之高,连金钱帮帮主之子都不放在眼里,他哪里知道人家眼光深远,有更大的人生理想与追求。

        只听她又道:“我倒是对上官飞千方百计诋毁的人有点兴趣?!?

        李寻欢道:“他诋毁的是谁?”

        林仙儿道:“荆无命?!?

        李寻欢道:“原来是他?!?

        林仙儿道:“你知道他?”

        李寻欢道:“他是上官金虹的左右手,剑法高且诡秘怪异,而且喜欢专走偏锋,让人难以预测他使剑的部位。[1]”

        林仙儿眼睛亮,显然对荆无命燃起了兴趣。

        一直默不作声的龙啸云忽然开口道:“你最好不要对他感兴趣?!?

        林仙儿道:“为什么?”

        龙啸云道:“他的忠诚只给了上官金虹?!?

        林仙儿不解道:“他对谁忠诚和喜欢谁有关系吗?”

        龙啸云道:“他把忠诚全部给了上官金虹,哪有心思对别人好?!?

        林仙儿不以为然道:“既然他是这般忠诚之人,想来对待爱情也是如此,我倒是挺期待这样一个男人全身心爱一个人时的样子?!?

        龙啸云打击她:“只怕你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白费力气不说,还被气个半死?!?

        林仙儿嫣然一笑,上官飞痴迷于她这件事,给了她无限自信,“凭我的美貌以及手段,他不会不喜欢我的?!?

        龙啸云看着她,道:“那我只能盼望你心想事成?!?

        目送林仙儿离去,李寻欢说道:“你是不是瞒着她什么事?”

        龙啸云道:“荆无命就像是上官金虹的影子[2]?!?

        李寻欢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龙啸云道:“既然是影子,只会追逐光,心中自然再也容不下别人?!?

        李寻欢的表情古怪极了,荆无命和上官金虹的年龄相差太大,他们应该不大可能是他想象的那种关系……

        李寻欢道:“你为何不告诉她?”

        龙啸云道:“人太过膨胀自负不好,迟早吃大亏。我只想让她早些认清,美貌并不能让她事事如意?!?

        幸亏系统不清楚宿主的心理活动,不然得喷饭,有处女/男情节的人多的是,负责任的比例少得可怜,你要从自身找原因,而不是简单粗暴的将锅甩到处男情节上,处男情节也会喊冤的好不好?

        不明真相的系统还在小心翼翼地措词道:“中了七日七次情丝的人,期间神志清醒,却身不由己,这一点想必你深有体会,但是还有一点是不能言语?!?

        龙啸云皱眉道:“可是昨晚我开口说话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毕低车溃骸叭绻愣岳钛盎睹挥卸媲?,你是没办法开口说话的,就像前三次那样?!?

        龙啸云抚唇道:“你的意思是,我得向李寻欢负责?”

        系统:“……”

        系统十分奔溃:“你到底从哪里得出这样的结论?逻辑性何在?”

        于是,龙啸云换了个有逻辑性的说法:“李寻欢必须向我负责?”

        系统:“……你高兴就好?!?

        过了一会儿,系统反应过来,暗骂宿主腹黑,拿他开玩笑,忍不住八卦道:“你真打算和李寻欢凑cp?”

        龙啸云笑容一敛,道:“我和他因为意外纠缠在一起,散场只会做好兄弟,而不会荒谬至极地当情人?!?

        系统道:“你有没有想过……李寻欢也可能喜欢你?”

        龙啸云道:“即便有,那点喜欢对比他心里那个人,算不上什么?!?

        系统不置可否:“我倒觉得你在李寻欢心目中的比重很大,就像李寻欢自己说的那样朋友如手足,妻子如衣履,兄弟情加上那一丝情人爱,妥妥压过他对林诗音的感情?!?

        龙啸哑然失笑,道:“你说的或许有道理,但是感情的事很复杂,亲情、爱情、友情是不一样?!?

        系统还想问到底怎么不一样,龙啸云却不再多言,他的心情有些沉重,还有些不是滋味。摸着良心说,他的确喜欢李寻欢,多么深爱说不上,但是确确实实喜欢他,而他们之间又不可能。他忽然后悔当日没有坚持到底,跟着李寻欢踏入李园,自此单纯的兄弟感情被搅得乱七八糟。

        一步错,步步错,这一切既已生,便无力回天。

        现在唯一可以做的是,用尽全力控制开始失控的心,不让自己沦陷更深。

        ……

        在李园居住多日,龙啸云准备辞行,许久不回庄子,他始终放心不下,打算回去看一看。

        “大哥要离开?”李寻欢一脸诧异,似乎没料到男人会离开这里。

        龙啸云道:“我在这里住了不少时日,多有打扰……”

        李寻欢俊眉一蹙,截口道:“你我兄弟二人,何必如此见外?!?

        “我可不会跟兄弟你见外?!绷ピ埔皇峙脑谒缤?,爽朗一笑道:“我到贤弟家中做客,礼尚往来,贤弟不应该到我庄子上住上一???”

        李寻欢怔了怔,道:“大哥邀请我做客?”

        “我那庄子比不得李园雅致,只要贤弟不嫌弃,住上多久都没关系?!彼倭讼?,又道:“李园雅致有余,却少了几分乐趣,为兄庄子上养鸡养鸭,趣味十足,说不得能让贤弟你乐上一乐?!?

        闻言,李寻欢忍俊不禁。

        到了兴云庄,车夫猛地勒住缰绳,让马车停下。

        李寻欢下了马车,四处打量了一番,待见到门旁身材纤细窈窕的美人,眸光闪了闪,愉悦的心情像是乌云压过的天空,霎时蒙上一层阴翳。

        “龙大哥?!绷窒啥肆ピ?,盈盈一笑,很是妩媚动人道:“我爹得知您要回来,潜我过来早早迎接你?!?

        龙啸云道:“你爹人呢?”

        林仙儿道:“管家的活计还没学好,许前辈不放人?!?

        龙啸云勾唇一笑,许攸前是古玩店许掌柜的儿子,为人固执严厉,规矩也是极好的,故而他才将林麻子扔给他调.教,弄得林麻子哀怨载道,看见他便大吐苦水,自己遭受了怎样非人的折磨。

        李寻欢站在一旁,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人,不免有了几分猜测,将方才一闪而过的奇怪感觉压制心底,唇角微微弯起,勾勒出暧昧的弧度,“大哥,不为我介绍一下?”

        龙啸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看出他一脸打趣,疑惑道:“你不会以为仙儿是我的红颜知己吧?”

        李寻欢长眉一挑,道:“不是吗?”

        龙啸云摇头道:“她当我女儿都嫌小,我怎么可能老牛吃嫩草?!?

        李寻欢:“……”

        林仙儿:“……”

        李寻欢仔细观察龙啸云的表情,现他心口如一,真的是那么想的,不禁大囧,想不到男人对年龄划分那般泾渭分明。

        龙啸云自然要分的清楚些,林仙儿的魅力有多大,从那些年睡过的男人便能窥见一斑,小说中她的情夫遍布江湖,各个名气来头都不小,青魔手伊哭,少林僧人心宠大师,郭嵩阳,吕凤先……甚至是金钱帮帮主上官金虹与他的左右手荆无命也难逃她的魅力……只不过荆无命貌似暗恋着上官金虹,睡完这对疑似基佬的男人,林仙儿的感觉很不好。

        用古龙的话说,林仙儿是专门带男人下地狱的女人。

        对于这样的女人,龙啸云不敢掉以轻心。虽然在他插手下,林仙儿的人生轨迹生了改变,但是这样更让人难以捉摸她以后的展道路。

        龙啸云早已决定,不管她怎么展,通往他这里的路非堵死不可。

        一入兴云庄,仿佛置身花林树海,让人大饱眼福。

        一望无际的梅林,花色繁茂有五色复瓣的杜鹃,形姿优美的山茶花,姹紫嫣红热情奔放的贺春红,好似仙鹤在翘祈盼的天堂鸟,鲜艳喜庆的一品红……只要是冬天可以开的花,几乎都能在这里找到。

        这里还有大片桃林,想看桃花灿烂之景,还得再耐心等上两个月。

        李寻欢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园中景致,待看到一头毛皮乌黑亮的猎犬悠哉地巡逻着领地,屁股后面踉踉跄跄跟着三只小奶狗,扑哧一笑,眸中带着盎然的笑意,道:“大哥不是说庄子里养鸡养鸭,怎么不见一只?”

        龙啸云道:“自然被这只恶犬拿来打牙祭了。大黑,过来给寻欢兄弟打声招呼?!?

        猎犬摇着尾巴,走到李寻欢面前,兀地两条后腿支撑着地面,站了起来,两只爪子上下交叠,极其人性化地一拱手,冲李寻欢“汪汪”叫了两声。

        李寻欢惊讶道:“这真是……”有意思。

        兴云庄没有养鸡养鸭,倒养了不少有趣的动物。

        一路走来,可以看到在枝丫上抱着尾巴吃坚果的松鼠,羽毛五彩缤纷见了人就说“欢迎光临,你好”的鹦鹉,凶残的让猎犬大黑让道的肥狸猫,见了人也怕,主动往前凑的小白兔,还有在林间飞来飞去不知名品种的小鸟。

        李寻欢仿若置身在一个奇妙的世界——这里果然热闹非凡,也生动有趣的紧。

        更热闹的还在后面。

        五天后,龙啸云现名叫林仙儿的少女怀春了,对象正是他的好兄弟李寻欢。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遇见李寻欢这个文武双全,气质高华的翩翩贵公子,林仙儿情窦初开,心想她家世差了点,但是长得好??!这一点便足以弥补家世上的缺憾。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林仙儿决定追人。

        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她林仙儿一出手,保管手到擒来。

        结果大受打击,得到了一个血淋淋的教训——容貌不是万能的,鲜嫩可口也不行,身材起码要妙曼多姿,还要有女人味,最重要的是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哪里是找老婆,皇帝选妃的要求也不过如此吧!

        一天前。

        被少女热情追求的李寻欢苦不堪言,虽然说走出一段感情,得靠一段新感情,但是和龙啸云的事情就够他头疼的,暂时没有多余精力做其它打算??銮?,他今年已经二十三岁,对十三岁的小丫头实在不感兴趣。此刻他觉得龙啸云说的话太对了,对方才十来岁,他怎么能老牛吃嫩草?

        让他头疼的是,林仙儿信誓旦旦地表明,不介意他老……他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哪里老呢?

        分明是林仙儿这棵小幼苗太嫩太年轻。

        李寻欢委婉告知她,对她这样的女人不感兴趣。

        林仙儿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李寻欢叹了口气,按林诗音的要求来一份。

        林仙儿:“……”

        这不是摆明难为她这个刚识字的村姑吗?

        太过分了!

        林仙儿气呼呼地离开,化悲愤为动力。

        两日后,学业上突飞猛进,林仙儿被先生夸了又夸,心里美滋滋的,立马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自己可以先跟李探花处对象,以她的聪明劲儿,学个两三年估计就能出师,到时候嫁给李寻欢岂不正好?

        林仙儿心里想得美,等到了碧雪阁的门口,愣住了。

        只听房中隐隐传来奇怪的声音,似痛苦似愉悦……

        龙啸云点进时空八卦版块,只见飘在最上面,加火加粗加红的头条大标题写着——【盗帅楚留香将于子夜盗取皇宫宝物燃魂鞭!】

        龙啸云微微诧异道:“楚留香盗取宝物的现场直播?”

        系统:“对啊对啊,有没有很期待?”

        龙啸云:“我不是他的迷弟?!?

        系统不可思议:“他可是江湖上的神话传说,你就不感到好奇?”

        龙啸云:“有什么可好奇的,李寻欢还是我的结拜兄弟?!?

        系统:“……”

        龙啸云抚着下巴,深思道:“不过,可以把视频录制下来,或许以后能跟寻欢分享?!?

        于是,将此事托给了系统。

        系统:“……”有男人没人性!

        龙啸云睡得很沉,他梦到上辈子,十三岁那年的光棍节,他为李忆准备了一份礼物,用来撕掉单身标签。礼盒中放着一件漂亮的白色连衣裙,海藻般的长假,还有一双水晶凉鞋,直到今日他还记得当初李忆脸上精彩的表情。

        在他胡搅蛮缠下,对方无奈地换上女人的行头,假扮他女朋友,和他扮成一对亲密甜蜜的情侣到他朋友面前显摆了一圈,这种虐狗行为,直接导致他被嫉妒羡慕恨的单身狗们狠狠锤了一通,第二天又被隔壁班的一个缺德鬼举报早恋,全校通报批评。

        ……

        睡眼惺忪地看着绣着银丝云纹的帐顶,龙啸云神色迷惘怅然,他很长时间没有梦到前世的事,一想到前世的亲朋好友,被刻意压在心底的怀念又冒了出来。

        龙啸云低声道:“系统,我还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吗?”

        系统道:“可能性非常小?!?

        龙啸云叹息一声,真不知道自己睡了一觉,怎么就穿越了。与此同时,歇了回去的心思,决定好好经营在这个世界的人生。

        李寻欢在兴云庄的日子过得悠闲潇洒。没事逗猫遛狗,生活别提多么乐趣盎然。

        林诗音所带来的情伤似乎渐渐愈合,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展。

        一大清早,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准时出现,带着大黑一家四口晨跑,说是晨跑不太恰当,改成酷跑才比较贴切。前面两道身影风驰电骋般突破重重障碍物,后面三道小黑影追得气喘吁吁,可怜巴巴吐着舌头,虽然它们才几个月大,但是比许多人还要懂得什么叫永不气馁。

        李寻欢站在一旁,面上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眼前生气勃勃的画面。

        林仙儿折了一枝梅花,嫣然道:“这里真好?!?

        李寻欢笑意深了几分,这里确实很好,无忧无虑的,几乎让人忘记所有烦恼。

        “李大哥?!绷窒啥鋈唤疤庾蛏砼缘哪腥?,“你和龙大哥定情了吗?”

        李寻欢:“……”

        他怀疑耳朵出了问题,不然怎么听到“定情”两字?

        林仙儿狡黠一笑,道:“你和龙大哥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不知什么时候能喝上你们的喜酒?”

        话题的跳跃性太大,李寻欢压根跟不上节奏,在这令人防不胜防的问题中,他觉得自己快要成了哑巴,除了无话可说,只剩下沉默。两个男人的喜酒?不知道是他老了,跟不上时代?;故橇窒啥昵?,无知者无畏,或者思想太过开放。

        林仙儿道:“你还记挂着你的未婚妻?”

        李寻欢脸色沉了下去,道:“这些事不是你该管的?!?

        “我只是关心你们而已?!毕讼擞袷纸坊ㄖ糜诒嵌?,轻轻一嗅,如花的笑靥透着几分无趣,道:“看着你们磨磨唧唧,我都替你们累得慌。不过,就像你说的,这事不归我管,我也管不着,好自为之吧探花郎?!?

        李寻欢眉头皱了许久,直到龙啸云遛狗结束才松开。

        “你这是怎么呢?”龙啸云见他一脸深沉,问道。

        李寻欢回神,镇静自若道:“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龙啸云没有在意,蹲下来摸了摸大黑的脑袋,说道:“用完饭,去温泉山庄转一转?”

        李寻欢道:“镇上最新开的温泉山庄?”

        龙啸云道:“没错?!?

        李寻欢脑中飞快闪过一个念头,道:“温泉山庄是大哥经营的产业?”

        龙啸云颔道:“正是?!?

        李寻欢不胜惊讶,道:“和朝廷疏通好关系了吗?”

        龙啸云道:“不必担心,你只管放心玩乐?!?

        见他目露好奇,简单解释了一下,温泉山庄产业是他将水泥献给朝廷得到的回报。

        闻言,李寻欢不禁肃然起敬,水泥的作用有多大,又能从中谋取多少利益,李寻欢一清二楚,没想到大哥竟然直接把它献给朝廷。

  http://www.kfyys.com/shu/202677/451585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线上小说 www.kfyys.com。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kfyys.com
线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