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琅琊榜》获评最受台湾观众欢迎大陆电视剧
  • 蒙牛连续三年获“中国优秀企业公民”
  • “偷拍空姐门”,网络直播岂能无底线
  • 城口县双河乡开展养殖技术培训 助力养殖户产业增收
  • 成熟的标志就是,与秋裤和谐共处
  • 百度新闻搜索
  • 12月14日晚间影响股市重磅消息汇总!(附股)
  • 定格反法西斯战争的起点——“九一八”事变留给世界的集体记忆
  • 2017年度十大领域最佳创新
  •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政务服务平台
  • 国家宝藏热播 陕西历史博物馆重磅献宝
  • 【2017】金色阳光下的颐和园
  • 破解城市“达标扰民”信访难题
  • 第七届全球新能源500强峰会
  • 英国一珠宝店遭抢劫 店员拉响警报被斧头猛击
  • 278.6.61 末日修罗场

            此为防盗章  方钰累得趴在马背上动弹不得,他抱着马头,  脸半埋在白色鬓毛里,  随着律动一上一下,  唇齿间出难耐压抑的喘息声,  每当难受的想要喊出来时,都只能揪紧马匹身上的毛将其死死压下。

            斗大的汗珠沿着脸滑落,  最后落入身后人滚烫的吻中。

            附近空无一人,  即便有,  也在听到方钰的声音时,变成了一具尸体。

            现场唯一的活人——端木晓玲,  此刻正蜷缩在角落,  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她满脸惊恐的注视着两人,很难相信鬼将非但没把方钰扔出去施以极刑,反而在玲珑马上上演了一场动效图,  而周围未来得及撤退的人通通沦为燕殊岚泄愤的目标,  成为冷冰冰,死相极惨的尸体。

            燕殊岚骑姿傲然,衣裳整洁完整,与平时在沙场上纵横驰骋时没什么两样,  若不是两人粗重的呼吸声,  还有他的动作,  可能都不会有人觉得,  他们是在做什么。

            端木晓玲想不通的是,  为什么偏偏是方钰?

            论样貌,她比方钰漂亮一百倍,更重要的是方钰是个男人啊,会比女人更柔软吗?更何况,方钰都已经不干净了,鬼将为什么还会……

            刷刷两声,两道寒光闪过,一股刺痛瞬间从眼睛上传来,端木晓玲旋即感觉到一股刺痛从眼睛上传来,她惨叫一声,在眼球上摸到两枚细细的银针,伴随着黏腻的血沾满了一手,她吓得大声嚎哭,疼得也撕心裂肺,一面后悔为什么要盯着方钰看,一面又怨恨方钰无情无义不救她!

            方钰听到声音,扭头去看,不料被燕殊岚扣住脑袋,被迫扬起头与他激吻……感觉脖子都快断掉了,后来也没那个力气去看端木晓玲,只能像一条被煎炸的死鱼一样,仍由燕殊岚这个神经病泄。

            是的,泄。

            方钰仔细思考了一番,觉得鬼将应该是知道他还有个男人,吃醋了,尤其在从端木晓玲口中得知他还跟别人生过关系后,燕殊岚直接抽掉腰带,开始不分场合地胡闹,弄得整个行军不得不中途停下!

            绝望的是方钰没办法阻止,从之前相处的经历来看,凡是在这种时候,他说的任何一句话,对方都听不见!声音会变成催化剂让男人更兴奋,仿佛回到原始社会,一切都没有进化,自由自在展露本我兽|欲的时候!

            于是,宅男·方钰再次不堪重负晕过去,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多时辰后。

            周围的环境变了,视野比之恶鬼岭遮天蔽日的密林要开阔,气温徒然下降不少,感觉从夏天过度到冬天一样。

            到这里差不多已经抵达殷国边界。

            王副将带着各士兵正在架锅烧水炖汤,看样子是准备吃晚饭,玲珑马有专人牵到一边喂食马草。

            方钰窝在燕殊岚怀里,身上披着一层狐裘,似乎怕他着凉,只穿了鞋袜的脚踩在白云圆滚滚毛乎乎的脑袋上,温热阵阵传上来,一点儿都不冷,不过方钰有些提不起精神。

            燕殊岚看他醒了,拿手背触了下额头,口气略有些嫌弃:“你烧了?!?

            方钰:“……”

            这种小受事后可能会烧的剧情,他真的不想吐槽。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端着一碗肉汤走过来:“将军,汤炖好了?!?

            方钰嗅到那股味道,腻得他一阵犯晕,别过脸把鼻子埋到燕殊岚颈窝:“快拿走快拿走,我不喝?!?

            唇瓣蠕动透过颈上的皮肤,一阵酥麻席卷而上如过电一般,加上耳边方钰软糯勾人的声音,燕殊岚身体一震,浑身热流直冲而下,他低头看了一眼把脸埋起来的方钰,脖子上痕迹斑斑,无一不诉说着他之前的暴行。

            燕殊岚不是没有怀疑过,每次听方钰的声音就跟中了药一样,根本把持不住,那时候甚至忘记思考,忘记了一切,只想沉沦,甚至连生死都置之度外,如果方钰要杀他,他恐怕也甘之如饴吧?

            难道,就这么栽了?

            久久没等到回应,方钰抬起脸来,正巧看到燕殊岚眸底一闪而过的深思和不敢置信,他轻轻在他耳边问道:“你在想什么?”

            燕殊岚眸色一沉,袖刀震出,寒光烁烁的刀刃抵着眼前这脆弱白皙的脖颈上,只要他轻轻一割,眼前这个让他不安又让他从身心到灵魂都兴奋的男子就会彻底消失,可无法忽略,只要一想到那个结果,心脏就跟活生生捏碎了一样。

            “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方钰对脖子上的小刀视若无物,淡定道:“我能对你做什么?明明是你整天对我做什么吧?”

            燕殊岚只是沉默。

            方钰神色恹恹,唇角却扬起,表情惫懒又凌厉,他伸出手指,点了点燕殊岚挺立的某处,看着它颤了颤又跳了跳,听着耳旁极具加深的呼吸,他不紧不慢地抬起眼:“很纠结?你在想,啊,为什么?为什么我引以为傲的意志力在这个人面前竟然一点儿作用都没有?他是不是对我下了毒?是不是控制了我?我到底要不要杀了他?”

            燕殊岚看了下手中的小刀,有一瞬间被拆穿的尴尬。

            方钰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道:“没事儿,哥们儿,这就是爱的感觉,不知道爱为何物的人总会患得患失,其实很正常?!?

            “爱?”燕殊岚突然笑了,那没有被鬼面具遮挡住的粉唇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却看得方钰一阵毛骨悚然,“那你,爱我吗?”

            方钰,“爱啊,我不爱你,还被你这样那样?我贱???”对不起,他还真的贱……毕竟他是一个立志当妖艳贱货的人啊,这年头,不是妖艳贱货都没人看,你说是不是。

            燕殊岚眯起眼:“记住你说的话,否则……”

            “你如果挖掉我眼睛,打断我双腿,想斩断我的羽翼,把我关进小黑屋囚禁pLay,让我不能自由的放飞,我就不爱你了!”

            “那你就离林紫棠那个疯子远一点?!?

            方钰举手:“我有话要说!”

            燕殊岚瞥他。

            方钰郑重其事道:“我觉得你跟他半斤八两!”

            燕殊岚顿了一下,低喝:“都给我转过去!滾!”

            语毕,炖汤的,端汤的,啃鸡腿的,巡逻的,包括王副将,通通跑远,比打仗都还要积极。

            与此同时,方钰的脑袋撞到燕殊岚的裤头上,头顶上响起后者低沉隐怒的嗓音:“一日不干你,就上房揭瓦!”

            方钰两手撑着抬起头:“你不要睁眼说瞎话!两个时辰前你才……”

            在他说话间,燕殊岚已抽掉腰带,把裤子一拉:“现在用上面!”

            脑袋再次被摁下,方钰差点呛住,费劲儿地低咳着,却摆脱不了,抓着他头的手如铁钳一般,只能出闷闷的声音。

            白虎看得一阵眼热,焦躁地围着方钰转悠,想要去舔一舔,可惜主人眼神太恐怖,于是只能跑到方钰的脚上趴下,不易察觉地耸动着。

            方钰脚上踩着一个玩意儿怎么能感觉不出来!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老虎!

            不正经!

            眼看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方钰化被动为主动,不再挣扎……扣住后脑的手力度变小,五指轻轻穿过丝按摩着方钰的头皮,他不禁有些舒服地眯起眼。

            “咕咕咕——”

            肚子一阵不合时宜的闹革命了。

            燕殊岚喟叹道:“饿了?马上就给你?!?

            说时迟那时快,就喂了方钰一嘴,他触不及防,喉咙一上一下就……全吞了!

            他捂着嘴剧烈咳嗽,只咳嗽出零星几点,被燕殊岚从衣服上抹起来又塞进他嘴里,对上男人黑沉沉的双眼,方钰很有骨气地舔干净了。

            等燕殊岚把手指拿出去,方钰才说:“其实我要说……”

            燕殊岚顿了顿,看向他。

            方钰咧开嘴,笑得阴气森森:“我要说的就是,我一日不死,你始终都阻止不了我上房揭瓦?!辈还?,他刚说完这句话就看到一个人不知何时站在了燕殊岚身后。

            身材修长,隐匿在黑暗中,看不真切。

            危险??!

            燕殊岚亦有所感,却没有回头,他第一时间要把方钰拉入怀里。

            可惜晚了一步,两道破空声同时响起。

            背后一阵刺疼,接近着强烈的晕眩感席卷而上,燕殊岚紧紧盯着方钰,似乎要从他脸上看出一丝异样,但最终抵不住药效,缓缓闭上眼睛,跟白云一样晕了过去。

            林紫棠拿着竹管从暗中走出,走到方钰跟前的时候,一把楼过,表情垂涎的亲吻他的脖子:“我想死你了?!?

            方钰看着地上躺着的人,心中升起一丝不详,燕殊岚不会以为他跟林紫棠串通好了吧?燕殊岚最后那个眼神,完全跟现爱人给他带了绿帽子,和奸夫连手卷走他钱财,把他弄得家破人亡一样!

            见他一直盯着燕殊岚看,林紫棠勾起唇角:“看吧看吧,反正他快要死了?!?

            方钰瞥了他一眼,指着他手中的竹管:“你那是什么?”

            林紫棠把竹管交到方钰手中:“你帮我拿着,我先把他弄死再说?!彼〕雠褰?,朝地上躺着燕殊岚走去,剑刃抽出,与剑鞘摩擦出哧溜的声响,在寂静的夜里异常刺耳。

            “没想到吧,燕殊岚,你也有今天?本来想让你多活一段时日,可是谁让你碰了不该碰的东西!”林紫棠蹲下身,笑着拍了拍燕殊岚的脸,反手揭开后者脸上的面具,一张异常苍白绝美的面容登时暴露在空气中。

            “呵,人人都惧怕的鬼将,结果长得跟个女人似的!真是好笑!”林紫棠握着剑柄,挥手即将落下。

            “嗖——”

            同样一声破空声,林紫棠身体一僵,眸底泛起一丝伤痛,最后晕过去之前,他极力想要转头看上方钰一眼,只可惜最终在没能支撑到那时候。

            方钰慢慢放下竹筒,踢了林紫棠一脚:“傻逼!就等着你呢?!痹缭诮裉烀患搅肿咸牡氖焙?,就怀疑他可能要做些什么动作,而那个时候,他就想了一个计划。

            方钰亲手杀鬼将肯定不行,就算杀了,也不一定能逃得出追捕,更重要的是,游戏任务,他还有一点不确定,是完成任务之后立即传送,还是会留一段时间?

            后来他又看了一下镯子里的任务详情,现任务标题旁边有一个倒计时,算上来到这个世界的那天,加上倒计时,不多不少,一个月!

            方钰猜测,到了一个月,他们会自动被传送走,任务没有完成则视为任务失败,扣除积分!

            那天听到燕殊岚和王副将的对话,方钰便一直很注意林紫棠,林紫棠果然也没辜负他的期盼,趁他跟燕殊岚亲密,后者最松懈的时候出手了!

            现在只要杀了鬼将,把锅甩给林紫棠,他就可以假借为鬼将报仇,请求刺杀梁国太子的理由与梁国太子见面!到时候把兵符一交,万事大吉!

            原本他打算回到驻地后,把兵符交给沈立轩的,看样子,可以提前撤退了!

            方钰一边琢磨着一边从林紫棠手中夺过剑,继续林紫棠刚刚没有完成的动作,林紫棠原本就有意杀鬼将,如果被林紫棠杀了,任务不会算方钰完成,所以他只能亲手。

            第一次杀人的感觉是怎样?

            方钰想了想,嗯,就跟网游里杀boss一样。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到时候你不要找我,要找就找主神吧!”方钰嘀咕完,把剑尖对准燕殊岚胸膛,其实,方钰对要杀燕殊岚和白云真的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在他看来,他们不过是一串数据,何况这些数据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之所以对他那么好也不过是受他蛊惑,你问他感动吗?哦,对不起,他一点儿都没有!

      http://www.kfyys.com/shu/202245/451579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线上小说 www.kfyys.com。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kfyys.com
    线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