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小说 > 盛嫁嫡女多娇宠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转醒

第三百一十九章 转醒

        /p>

        其实,凌天珩不说她也大致清楚,只不过还是想要亲口听他说出来,凌天珩看她执意要听也不忍拒绝,只得放低声音絮絮说道:“我确实是去见樊君狂的,出了这事,樊盟均势必会通知他,而他虽然扬言外出,但我猜测他不可能离开锋州太久,何况樊盟均还是个不安分的,他放心不下肯定会时刻监视着,所以便去了军营见他,谁知他竟然也是有所防备?!?p>

        “你贵为将军,武功那么高,他自知打不过你,便只得使些阴谋诡计来,可你不是向来防备,且见多识广,怎么这次就着了他的道了?难不成那个什么半边莲的毒当真那么厉害?”乔安歌听着却忍不住纳闷的问道,在她的眼里,虽不愿承认,但凌天珩确实是熟知天下很多事的,何况他还偶尔涉足江湖,更不可能没有察觉了。/p>

        说道此处,凌天珩却是有些别扭的叹了口气,他自然是多有防备的,可他也没想到那樊君狂竟还与伦列国有勾当,还为他转门拿了那稀罕的毒物,倒也真是难为他看的起了?!澳嵌疽┎唤邪氡吡?,而是叫往生。往生向来无色无味,且能飘散在空气中数个时辰不散,但唯有用半边莲来作为引子放可带上毒性,这毒如今实在少见,我也便一时疏忽?!?p>

        听到这里,乔安歌也算是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心里一想到那毒有多严重便觉得一阵抽疼,脸色也不好起来,凌天珩见她不说话,这才看她眼里满是担心和难过,顿时心中一软,明白她在想什么,不禁带着几分宠溺的揉了揉她的顶,无奈的说道:“你也太过冲动了,白矾话都没说完,你倒是先晕了过去,害得她这会儿还在外面守着自责不已?!?p>

        “我……我哪里是冲动了,我们好歹认识了那么久,不说情谊如何,好歹也是认识了一场,你出了那么大的事我能不害怕?若是你真的尸骨无存,你让我……”说着说着,乔安歌又忍不住哑了嗓子,眼泪又开始往外流了下来,脑子里全是他化为血水的样子,只觉得又是害怕又是无助。/p>

        “诶?我不过是说了一句,你倒是先哭起来了,中毒的是我,我自然不会让自己这么快死了。不过你这话我倒是不爱听了,我们可是有婚约在身的,我若是出事了,你可就得独自一人聊此余生,我又怎么忍心呢?”带着几分调笑和安抚,凌天珩笑着边说边替她擦着眼泪,语气里带着些玩世不恭,倒也刚好转移了一下乔安歌的注意力。/p>

        “谁稀罕你能不能活着了?你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我可不会给你守寡,我父亲铁定也不会的,到时候说不定来个移花接木,我自在逍遥的过了一生,看你到哪里喊冤去!”被凌天珩这话一说,乔安歌原本悲切的心情顿时消散了不少,下意识的就同凌天珩呛声起来。/p>

        后者却也只是宠溺的笑了起来,并没有多反驳,乔安歌这才心情好了起来,想到他刚才说白矾还在外面,便让把白矾给叫了进来,凌天珩知道她同白矾还有话要说,便也没有在多待着,起身出了屋子之后便朝着苏航的房间而去,他还有些话得问清楚。/p>

        白矾一进去就看到乔安歌披着披风坐在床上等着,脸色依旧不太好的样子,顿时又自责了几分,赶忙上前坐在了床榻边,半是歉疚半是关心的说道:“姐姐你可算是醒了,昨晚可真是吓死我了,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冷不丁的就晕过去了,本来屋子里就倒了两个,这下可好,把九哥哥吓得一晚上没敢休息。你今日可感觉好些了?”/p>

        被白矾这么一说,乔安歌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昨天一天可真是够折腾人的,可谁让她一想到那种场景便觉得心里像被人抓紧一样的难受,不知不觉便晕过去了。但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连忙拉着白矾的手,急切的问道:“先别说这个了,你昨晚说的话可是真的?这毒当真没有办法解了吗?如果一直不解凌天珩是不是真的就会变成那个样子?”/p>

        被乔安歌吓得一愣,白矾回过神来后轻叹了口气,知道她是太担心三王爷了,也不好再瞒着她,只得一一说道:“这毒确实非常厉害,还不好解,不过如今有我的药拖延着时辰,他只要没有毒就能安然无恙,可之后每毒一次我的药效也会失了效果,而且,每运功一次也是激毒。唯有找到樊君狂将解药拿到手,不过既然是他下的毒恐怕也不好拿。另有就是找到毒王,不过他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退隐了,如今在什么地方也没有人知道?!?p>

        说着说着,白矾的声音越来越低,每说一句她便看着乔安歌的脸上多了几分黯淡,顿时于心不忍起来,她又何尝不感到可惜,三王爷那般的人,又是乔安歌未来的夫婿,若是她有办法她又何尝不想救三王爷,可她的阅历太浅,这毒她实在是束手无策,要么找到毒王,要么就只能和樊君狂要解药了,可无论是哪一种都是难上加难。/p>

        乔安歌只觉得心力交瘁的很,不过是去那个地方查看了一番,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白矾的话说了却等于没什么希望,那樊君狂根本不可能那么容易交出解药,而毒王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中间还有五次的毒,每一次毒都会是痛不欲生,她实在不想看到到时候凌天珩那般恐怖凄惨的样子。/p>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你的那些灵丹妙药,很多不是可以解百毒吗?连那些也没有用吗?”乔安歌带着几分希翼的问道,到了这个时候她已然是顾不得什么了,她知道白矾身上还有很多的药,而且很是珍贵的就算不能完全解毒,若是能延长时间也是可以的。/p>

        白矾轻叹口气,安慰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她自然是会竭尽所能的替三王爷医治,可这事她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如今他们的希望只能放在樊君狂身上,若是他落了网,指不定就能拿到解药,又或者去军营将解药偷来?可这又谈何容易?“我会想办法拖延时辰的,可姐姐,如今我们只能寄希望在樊君狂身上,我想三王爷也是心中有了打算,且看看他如何安排吧?!?p>

        乔安歌听着只得点点头,可眼泪却不自主的掉了下来,她知道凌天珩不会坐以待毙,可她还是会担心,如今白矾说的对,只有在樊君狂那里赌上一搏,否则凌天珩便真的没有希望了?!岸粤?,我昨天听你们说苏航也受伤了,他如今怎么样了?昨晚到底生了什么?”/p>

        另一边,凌天珩自出了房门便直接去了苏航的房间,此时他已经醒了过来,正坐在床头换药,而烟儿在一旁帮着他,一见凌天珩进来,烟儿一顿,向他行了一礼,凌天珩也有些意外烟儿竟在苏航这里,而苏航看出凌天珩的疑惑,连忙站了起来,向他行了一礼,说道:“烟儿姑娘是听闻属下受了伤,便想着过来探望,正巧遇上九王爷,便让她替我换了药?!?p>

        说起来,他还有些不适应,让一个女孩子给换药他可还是第一次,可惜这姑娘实在有些死脑筋,九王爷让换药便怎么都不肯离开,非得替他换了之后再走,碍着她是乔小姐的贴身丫鬟,他也不好赶人家,只得让她换了药,谁知竟让自家王爷给撞见了,他顿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很是不好意思。/p>

        凌天珩只撇了一眼他身上的伤,在看到胸口一道长长的伤疤时眉头一皱,准备让烟儿离开的话顿时咽了回去,只冷声道:“不用在意,烟儿你继续替他包扎,我只来问些话便离开?!彼底?,便自坐在了桌子前,苏航见状本还想说什么,可烟儿却已经开始重新替他包扎,他也只得将拒绝的话忍下,认真地等着凌天珩问话。不过这般容忍一个外人在此,还真是不像王爷的作风。/p>

        “苏航,我问你,我不是让你去跟着那人?怎么会弄得这般田地?究竟生了什么事?”凌天珩毫不避讳烟儿在这里,直接问道,似乎并不介意让她听到。/p>

        苏航有些拿不定他的主意,但见他如此问了,也只得斟酌着回道:“是属下有负王爷所托,昨日我本一直是跟着那人的,可谁知一路很到出了城的时候便被他突然引到了一处,接着便和他打了起来,属下不敌他,几番下来便落败了,之后属下凭着一股气一路回了荀府,谁知还没到便晕了过去,幸得九王爷路过,这才得以保命?!?p>

        “你确定他昨日出了城?是几时出城的你可记得,有没有和谁一起,身边可有人跟着?”凌天珩心下已经了然,但还是得确认一下,若真是他想的那般,此事便也有了突破。/p>

        /p>

        /p>

        /p>

        /p>

        /p>

        //

  http://www.kfyys.com/shu/201781/445445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线上小说 www.kfyys.com。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kfyys.com
线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