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小说 > 纨绔质女 > 第四十二章 纪妈妈到底隐瞒了什么?

第四十二章 纪妈妈到底隐瞒了什么?

        琉月抿唇,语气沉重道:“咱们都疏忽了,除了饭食和汤药,还有参汤,哥哥需要长期服用的参汤?!?

        清芷脸色大变,急急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就连参汤每次也都是奴婢亲自熬的,干娘叮嘱过奴婢多次,所以熬汤期间奴婢从来不敢离开半步,不可能有人有机会下毒!

        更何况慢性毒是要次次下的,没人有这个机会??!”

        琉月道:“如果,人参本来就有毒呢?”

        这次,连纪妈妈也变了脸色,半响才喃喃道:“怎么可能人参有毒?怎样给人参下的毒?”

        “这也正是我想知道的?!绷鹪路愿赖溃?

        “清芷,从现在开始,你照常去库房领补品和人参,但记住,一定要用我送进来的高丽红参给哥哥熬汤,千万不要搞混了。

        另外,你现在回去,悄悄把从库房里取来的人参拿两支给我,”

        清芷连连点头,纪妈妈若有所思,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琉月又问道:“清芷,秋歌的口音听起来不像炎楚人,你可了解她入府前家里的情况?”

        清芷道:“世子让明泸打听过,说她父亲原来是海万县的一个秀才,因为吃了官司在牢里病死了,她为葬父才卖身进了王府?!?

        炎楚下属的海万县与古安国沧南城的长风县交界,口音的确与炎楚人有所不同。

        琉月点头沉思:“清芷,你找机会与秋歌聊一聊,这件事情多亏了秋歌提醒?!?

        她把秋歌那日说的话讲给她俩听,又说道:

        “这个秋歌,我总觉得她看上去很不同,可也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同。总之,清芷你多留意些,哥哥那边不能再有任何闪失了?!?

        清芷低头应是。

        纪妈妈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琉月。

        纪妈妈亲自送清芷出了门,又叮咛她几句话,待返回正屋,让青琐守着门,纪妈妈脸色沉重的对琉月道:

        “郡主,这些年,奴婢一直盼着您和世子快些长大,等您成了亲,就能离开这里,再过几年,世子回府继承了爵位,您和世子从此便能扬眉吐气的过日子了。

        那女人就算再苛刻,没有儿子,她还能张狂几年?

        郡主,王爷再怎么不偏爱您和世子,可在这个王府里您永远都是唯一的郡主,未来继承王爷爵位的,也只有世子?!?

        琉月苦笑:

        “妈妈,郡主也罢,世子也罢,只是个空空的名头,在这个王府里,我这个身份尊贵的郡主,却连一个守门的婆子也需要去讨好,您说这个郡主的名头有何用?

        还有哥哥,一个被常年幽禁的世子,要来又有何用?

        妈妈,我只希望,哥哥能如大多数男子那般自由洒脱,可以夏日在海边自由的奔跑、冬日里去北方看看飘扬的雪、春日乘船去波斯国看看金发碧眼的外族人。

        至于这世子,不做又能怎样?”

        纪妈妈抬眼,脸上满是震惊。

        显然,不做世子这种话吓到了她。

        琉月有些懊恼自己的失言,赶紧打岔道:

        “妈妈,你知道吗,希望可以护着你,护着青琐,护着身边每一个对我好的人,而不是时时提心吊胆唯恐行差就错连累你们,就像上次,青琐年轻,挨上五个板子尚无大碍,可是二十个板子呢,三十个板子呢?

        昨日我硬着头皮与王妃对持,不过仗着王妃挑不出我的错罢了。表面看起来我有恃无恐,实际上我真的害怕王妃会不在顾及她那个贤明的名声,不管不顾收拾了我身边的人,所以我不敢带青琐去褚岱院。

        妈妈,你有事情瞒着我,而且是大事,请你放心我,告诉我那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我需要你的帮助,和我一起,让哥哥从浅云居走出来,让父王重视哥哥,你知道吗?一个不受宠的质子,在京都会过的多么艰难?”

        纪妈妈脸色发白,眼中水光盈盈,琉月的话音落下,她嘴唇哆嗦了半天,艰难的说道:“郡主,您想知道什么?”

        琉月心内叹息,纪妈妈让她问,而不是自己说,可见,纪妈妈并不打算将她知道的所有事情托盘而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到底有什么天大的顾忌,竟让一向严肃果断的纪妈妈纠结至此。

        暂时放下心里的疑惑,琉月问道:“妈妈,我想知道,母妃的嫁妆都去了哪儿?”

        纪妈妈闭唇不语。

        “那我换一句话问,母亲嫁妆里,清水街的那些铺子现在可在吴氏的手里?”

        纪妈妈震惊的看着琉月:“郡主、郡主怎么会知道清水街的铺子?”

        这回换琉月抿唇不语。

        纪妈妈悻悻然一笑:

        “郡主,奴婢这些年未曾跟您和世子提那些铺子,一方面的确是奴婢有难言之隐,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您和世子都太小,并没有足以和对手对抗的能力,奴婢怕那些身外之物反而会害了您和世子?!?

        这话琉月能理解。清水街一间铺子,一月的月租银子已经够一个四五口人的普通百姓之家大半年的开销,更何况,母妃在清水街的铺子应该还不止一间。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自己和哥哥手里真的有了这笔不菲的银子,吴氏只怕更会容不下他们兄妹。

        “郡主,老奴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老奴出府办了趟差事回来,您的性子便有了如此大的变化,但是,老奴很欣慰,您现在这种性子很好很好,不争不抢的性子是不行的,不能像.....”

        纪妈妈说到这儿,眼里又有了泪光。

        琉月怔怔的说道:“妈妈,母妃真的是自杀身亡的吗?真的是因为不喜欢我和哥哥,所以才不要我们了,是吗?”

        “别听那些嚼舌根子的胡说八道?!奔吐杪璧纳糁衅挠屑父侠鳎?

        “娘子的确是一根白绫了断了自己,但不是因为您和世子,她的性子就是太好太柔弱,从来想不通的事情就憋着,自己在心里琢磨,也是老奴疏忽,才让她.....郡主,往后您可别在相信那些浑话。娘子的事情跟您和世子都没关系。

        郡主,清水街一共有十五间铺子是娘子的嫁妆,一会儿老奴整理好,把单子交给您,这些年,那十五间铺子都是吴氏在打理。老奴没有查看过。您想要知道收益,可以找祁掌柜。他是自己人?!?

        琉月很惊讶,祁掌柜是府里的大掌柜,据她所知,府里起码一大半的产业是祁掌柜再打理,他竟然也是母妃的人?!

  http://www.kfyys.com/shu/201532/445443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线上小说 www.kfyys.com。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kfyys.com
线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