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琅琊榜》获评最受台湾观众欢迎大陆电视剧
  • 蒙牛连续三年获“中国优秀企业公民”
  • “偷拍空姐门”,网络直播岂能无底线
  • 城口县双河乡开展养殖技术培训 助力养殖户产业增收
  • 成熟的标志就是,与秋裤和谐共处
  • 百度新闻搜索
  • 12月14日晚间影响股市重磅消息汇总!(附股)
  • 定格反法西斯战争的起点——“九一八”事变留给世界的集体记忆
  • 2017年度十大领域最佳创新
  •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政务服务平台
  • 国家宝藏热播 陕西历史博物馆重磅献宝
  • 【2017】金色阳光下的颐和园
  • 破解城市“达标扰民”信访难题
  • 第七届全球新能源500强峰会
  • 英国一珠宝店遭抢劫 店员拉响警报被斧头猛击
  • 线上小说 > 冬雪如锦 > 第三百五十一章:结果

    第三百五十一章:结果

            而现在,这七人竟然无一例外的使出了长矛,七支长矛同时祭出,长矛顶端在空中碰撞。

            这时候,众人才发现宁北卫七人所站立的位置离四个方向的中心点是均等的,而七人同时挥出长矛,长矛与主人与地面的角度虽然各有不同,可是却极为凑巧的,让长矛的顶端在空中碰到了一起。

            或许并不是凑巧,而是经过了精密的计算。

            今天虽然没有阳光,天空阴沉沉的,像是要随时下雪,可是众人却在一霎那感到那七支看似极为普通的长矛当他们碰撞到一起的时候,所发出的锐利的光芒并不逊于名师打造的名剑宝刀。

            安成候看到这一幕微微眯了眼,不过就像之前所说的,他是十分沉得住气的人,此时看到这一幕,虽然惊讶,可是并没有开口询问,而是选择继续看下去。

            其他人并不像安成候一样有一颗稳如泰山的淡定的心,不过他们毕竟没有安成候位尊,安成候没有说话,他们自然也不好开口。

            只有郝更为忍不住惊叹出声,喃喃道:“明明是普通的长矛啊,怎么凑在一起,竟然有宝剑的锋锐?”

            只是他这话注定是没有人回答的。

            因此此时,下方的校场中,发生了更令人惊异的一幕。

            宁北卫七人挥舞着长矛时而碰撞,凑成不均匀的网状,时而分开,从漏斗变成圆柱形,七人不停的变化脚下的位置,但是奇怪的是,无论他们脚下的位置如何变化,他们手中的长矛总能适时碰撞再分开,也就是说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并没有改变。

            而就在宁北卫不停变化自身位置的时候,护龙卫和宁都卫的十四人虽然被宁北卫七人的动作弄得莫名其妙,可是他们皆是各自卫所中武学造诣颇高的人,反应也并不慢,自然纷纷挥出手中的兵器,攻击宁北卫七人。

            只是不知为何,每每按照自己平常的发挥,所挥出的兵器不但无法攻到对方身上,自己反而会被那七支长矛中的一支碰到。

            按照正常来说,被长矛碰到,或可躲避,或可挥出自己的兵器反击,但是令人想不通的是,每每被长矛挥到,在他们使出自己的兵器想要反击的时候,眼看着自己的兵器即将要碰到长矛之时,却每每扑个空。

            这种事并不是发生在一人两人身上,而是护龙卫和宁都卫十四人皆经历过,在宁北卫这种奇怪的队形排列中,宁都卫和护龙卫的十四名武艺颇高的将士被生生弄成了既无还手之力更无攻击之能毫无阵型的一盘散沙。

            一刻钟过去,护龙卫和宁都卫的十四人全部倒下,当然他们并没有死,也没有受什么重伤,只是身上被长矛打了一道道青紫的印记。

            可能是觉的匪夷所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或者是觉的丢脸至极,无法接受,无论是护龙卫还是宁都卫的将士,被打倒在地上的时候,并无一人唉叫出声,长矛柄打在身上之时所发出的“砰”声,以及倒地时所发出的沉闷声响,成了校场中的唯二声音。

            一切结束后,无论是打人声还是倒地声,皆消失不见,校场一时安静无比,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好半晌,还是作为裁判的桑靖开口道:“卫所之间的比试,宁北卫胜!”

            他的声音中不乏疑惑惊讶和不敢置信。

            而这声音就像一滴水溅进了油锅中一样,顿时打破了平静。

            “妈的,这是什么邪术?”

            最先吼出这声的并不是糊里糊涂落败的宁都卫和护龙卫中人,也不是上方的安成候和郝更为等人,而是邢二少爷邢铭。

            他的声音本来就很大,在安静的校场中显得格外的清晰响亮,其他人尚没有什么,他爹邢方脸色涨的通红,眼睛瞪的溜圆,本想暴吼一声,让自己那蠢儿子闭嘴,只不过抬眼间看到了安成候和范都统,反应过来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只好压下那已经到了喉间的吼声。

            好在邢铭虽然有些蠢,倒是没有蠢得那么厉害,他在说出那句话之后,便觉的自己造次了,补救般的说了一句,“不是……这太奇怪了……从来没有见过……”

            嘟嘟囔囔的,话语并不是很清晰,也不知其他人有没有听清,不过他自觉解释到位了,便闭了嘴。

            不仅他爹邢方松了口气,就连他身边坐的那憨厚青年袁义也跟着松了口气。

            邢铭刚刚住口,关闯便看向宁北卫诸人,问坐在他身边的肖衍道:“世子,这……是个什么战术,我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肖衍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向魏直,问道:“魏直,你于兵法之道颇有造就,可见过此种阵型?”

            魏直尚未回答,关闯已经急不可耐的道:“这是兵法?阵型?怎么可能,总共便只有七人,能摆出什么样的阵型?”

            肖衍瞟了关闯一眼,眼神虽然无波无澜,可是关闯知道这是他生气的表现,也怪自己太过急切,忙讪讪笑着对魏直道:“魏兄,你说,你说!”

            魏直眉头微蹙,虽然也是疑惑不解的模样,不过口中却道:“不知肖大人可看过《卫寅兵书》?”

            肖衍点点头,“自然是看过的,只不过你也是知道的,如今我们所看到的几个版本的《卫寅兵书》不是残本便是后人根据卫家人的口述记录下来的,并不是完整的《卫寅兵书》,且你也知道,无论是哪一种,怎么拼凑,我们都能看出,现在所看到的《卫寅兵书》其精髓不到真本的十之一成?!?

            关闯有些着急,不过想到之前肖衍瞟自己的那一眼,还是生生忍住了将要出口询问的话。

            “怎么,你觉的这是《卫寅兵书》中的阵型?”肖衍说完又问道。

            魏直道:“我去年去了一趟南方,在一个叫琰城的小地方,买到一本《卫寅兵书》,也是残本,甚至比我们平??吹降哪羌父霭姹净挂?,内容也是前言不搭后语,只是那个版本我从来没有见过。

            且虽然内容残缺,造词遣句更是幼稚,但是里面有一部分内容却是我之前从来没有看过的,我问了老板,老板说因为这个版本的《卫寅兵书》与其它几个版本相比,太过简薄和粗糙,很多人都认为假的不能再假了,所以印出来之后销量很差,并没有什么人买,他店里的还是他爷爷在世时进的货,一直没有卖出去。

            这个版本本来印刻的便不多,因为卖不出去,后来便再也没有印刻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http://www.kfyys.com/shu/180959/445448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线上小说 www.kfyys.com。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kfyys.com
    线上小说